雪霁之日

我想写性转的米优

异域pa,小侍女米x头牌舞姬优

米迦大概七八岁,优十五岁

一开始相处得不是很融洽但是之后优还是把米迦当妹妹一样看待了!

米迦也一直把优视为心里的光

米迦成年礼【十六岁】的时候和优表白了


“........”


“我不值得。”


“米迦,你还小。”


ooc得厉害【

“你的眼睛可像大海啦,是紫色的、摇晃着盛了一捧星尘,我第一眼见到它就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它只留我一个被溺死的机会,而不是一叶舟。”

【雷安】初为长者.1

是之前的梗,在主页里。


安迷修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怀孕——这真是让常年禁欲的omega体验到身为o的受孕能力了——而且还是雷狮的孩子。鬼知道他为什么会在狩猎的时候提前发情,还该死的遇到了正在休息的雷狮。


事后他们向对方保证这件事只是一时满足需要,雷狮甚至为了一绝后患把冲动印上去的临时标记也取消了。安迷修做完之后把过程都忘光了,只顾着羞耻,甚至连射没射进去都不知道,一取消完标记他就捂着红透的脸匆匆忙忙走了。


.......早知道就问问了。安迷修绝望地蹲下身,大腿贴在小腹上。


明明没有什么和平常不同的感觉,但安迷修清楚地听见了一声心跳——不是他的心跳。


他的心一下就...

bb

bb的一条,别点进来【【【【】

定期删

想看孕期安和初为人父不知所措的雷总……
abo设原作背景那种
(悄悄)
非典型abo的双a也好啊,抱一起哭:“雷狮你不许走噫呜呜噫”
“你这白痴才是啊给我抱紧啊呃呜呜呜呜”

我知道你伤口的鲜红后是一片光明的鸟语花香。
那里没有违背骑士道的事情,那里没有你的孤独。
我们都在。
生日快乐,安迷修。

悲伤的故事。

他看到米迦尔站在一群人里谈笑风生,挂着公式化的完美微笑,酒一杯接一杯。最后他也微醺。

优一郎数着,心道白酒二斤,你米迦尔给我的醋得有多少斤啊。于是他嘭地摔了酒杯,化身闹事神经醉汉赊了帐,在店长君乐看傻逼的眼神下拽起衣服就走。他不在意米迦尔怎么样了,回家进门就落了锁,冲进厕所把今天吃的所有饭全吐出来。

米迦尔不多时也到了门口。优一郎一走他便心神不宁,最后匆匆道了别回了家。门落了锁,他耐心地敲门。优一郎自个儿生闷气,听到敲门声怒火更盛,戏精突然上身。

他一勾嘴角微笑起来,开始脱裤子。声音被故意放大,他扑上沙发,伏在布料上,从嗓子里压出甜腻的喘息。

“呜…不、他回来了……”

声音透过布料,...

我写周记的时候突然脑梗,于是上网找周记看。

有一篇周记吧。

小女孩写的。

前面还挺正常的。

然后就:“我抱着弟弟的毯子,就好像他还在我身边一样.......我好开心........”

这他妈哪里来的妖魔鬼怪!这是作文网啊醒醒大兄dei!

啊害怕。

Light with dark rose.

我是一束光。


您知道,光在某种意义上是永生的。我们自从存在于这个宇宙,便知道自己是什么与自己的意义——一束光,在各种地方笔直地穿行或被反射、吸收。


我们不为生命体所知道的是,我们不仅有意识,且可以携带着信息随意穿越到未来或过去。


我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我的消亡的故事。


那天我遇见一个血红眸子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他长得好看极了,像是做工精致的洋娃娃,神色也如洋娃娃般空洞。我在他金色的长睫上逗留,随着他缓慢眨眼的频率跃动着,然后掉落进他的瞳孔,沉淀在玻璃体当中,又随一滴泪水滚落出他的眼睛。


他道:“小优。”


我不知小优是谁。我猜测许是他的爱人、朋友或者青梅竹马...

发现自己有一个优点!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把自己代入对方的身份或者局外人的身份,有助于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冷静/做出理智的判断。

顺便这里可能会变成一个废话很多的号,文就会发的很少了!有没有好心人告诉我怎么申请小号啊qwq。

飞鸟像肥大的鲸,抬头就是海沟深处。
感谢我遇见你时年华正茂,只可惜现在我已沉入海底。

叶雨。

© 雪霁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