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霁之日

夏天的雨前总是闷热的。我处在夏末,知了没完没了的发出生命最后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吼,声音尖细而沙哑。内陆有什么萤火虫,连那些叶子都是绿得发黑,像街上的女孩,浓妆艳抹却不尽人意,显得过分油腻。冰镇的西瓜也许是好的,但客厅里的人们高谈阔论,并发出吃瓜时黏腻的声音,猪进食一般的呼噜呼噜声,令我对夏天的好感又减了几分。有没有阳光都好,没了空调的房间热得像干烧的蒸拿房,汗啪嗒啪嗒地掉,混合着一切一切的声音,像某个扬扬自得的乐队奏了一首令人头晕脑胀却不得不听下去的交响曲。

我的桌子很乱,我知道,但我烦躁的心情只会让我在收拾它们时一把把它们全都摔烂,像推开了生活——但之后我要收拾烂摊子,生活还要继续。

我...

↑是一个凹凸乙女群,角色号100+审核戏要求不崩皮原著向,微审。

角色号五个封顶,嘉德罗斯已满。

目前角色号:布伦达x1,嘉德罗斯x5(旧嘉x1),雷狮x4,乔茜(即艾比旧设)x1,安迷修x3,紫堂幻x1,艾比x1,凯莉x1,帕洛斯x1,乔伊x1,秋x1,格瑞x1。


原创皮需写自设,可勾搭角色号结婚。


分前后台,后台随便水前台都是戏,语言流选手也可以来。最近会开paro,血族警匪等等都有的。


请进群找我玩。

也许......我只是在想也许,布伦达会爱我。我们会跨越主与臣的关系,他会吻我,我可以仔细观察他那双比夜空还要深邃的眼睛。天啊,我只消想想就已经万分情动了。

夏天的雨前总是闷热的。我处在夏末,知了没完没了的发出生命最后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吼,声音尖细而沙哑。内陆有什么萤火虫,连那些叶子都是绿得发黑,像街上的女孩,浓妆艳抹却不尽人意,显得过分油腻。冰镇的西瓜也许是好的,但客厅里的人们高谈阔论,并发出吃瓜时黏腻的声音,猪进食一般的呼噜呼噜声,令我对夏天的好感又减了几分。有没有阳光都好,没了空调的房间热得像干烧的蒸拿房,汗啪嗒啪嗒地掉,混合着一切一切的声音,像某个扬扬自得的乐队奏了一首令人头晕脑胀却不得不听下去的交响曲。

我的桌子很乱,我知道,但我烦躁的心情只会让我在收拾它们时一把把它们全都摔烂,像推开了生活——但之后我要收拾烂摊子,生活还要继续。

我...

嗯?天上的云像画出来的?

喔,没错哦。天空的云朵是你和我世界的唯一交集。它会移动也是停止的,所以它是我所处的画中世界和你的世界的唯一交集。

画中世界?啊,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所有动作都被神以画的形式记录下来了喔。我们不会移动,像你们世界所说的,一帧一帧的。我就是其中一帧。

我们画中世界的人是不会移动和思考的哦,就像.....一个画面......

嗯?!

不对、我不会思考。

我没有说话。别看我。

快忘掉!不要看我!

不、我是不会思考的......怎么会说话........

*&~@#—+


——“哇,天上的云好像画出来的。”

哎,可以加我q了。

我的心里只有她没有你~♬

我好羡慕那个被他写在扉页的人。

“自然是献给那个拥有绿色温柔眼眸的人。”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

笔尖沙沙落下。

——“自然是献给那个拥有绿色温柔眼眸的人。”

只能是给他,他想,他还遇见过其他颜色的温柔吗?

我想写性转的米优

异域pa,小侍女米x头牌舞姬优

米迦大概七八岁,优十五岁

一开始相处得不是很融洽但是之后优还是把米迦当妹妹一样看待了!

米迦也一直把优视为心里的光

米迦成年礼【十六岁】的时候和优表白了


“........”


“我不值得。”


“米迦,你还小。”


ooc得厉害【

“你的眼睛可像大海啦,是紫色的、摇晃着盛了一捧星尘,我第一眼见到它就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它只留我一个被溺死的机会,而不是一叶舟。”

飞鸟像肥大的鲸,抬头就是海沟深处。
感谢我遇见你时年华正茂,只可惜现在我已沉入海底。

叶雨。

© 雪霁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