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影帝雷狮微博:大家应该多关心社会问题和国际民生

不要把我天天放第一热搜,我很累的

我感谢我们的感情结束的如此悲壮而轰轰烈烈,一场短暂明亮的恋爱。我们不用面对柴米油盐和从今往后的单调生活与挣扎,而是一段让我想起来都灼疼的记忆。

我感谢它。

关于那些不平等的爱

也许......我只是在想也许,布伦达会爱我。我们会跨越主与臣的关系,他会吻我,我可以仔细观察他那双比夜空还要深邃的眼睛。天啊,我只消想想就已经万分情动了。

夏天的雨前总是闷热的。我处在夏末,知了没完没了的发出生命最后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吼,声音尖细而沙哑。内陆有什么萤火虫,连那些叶子都是绿得发黑,像街上的女孩,浓妆艳抹却不尽人意,显得过分油腻。冰镇的西瓜也许是好的,但客厅里的人们高谈阔论,并发出吃瓜时黏腻的声音,猪进食一般的呼噜呼噜声,令我对夏天的好感又减了几分。有没有阳光都好,没了空调的房间热得像干烧的蒸拿房,汗啪嗒啪嗒地掉,混合着一切一切的声音,像某个扬扬自得的乐队奏了一首令人头晕脑胀却不得不听下去的交响曲。

我的桌子很乱,我知道,但我烦躁的心情只会让我在收拾它们时一把把它们全都摔烂,像推开了生活——但之后我要收拾烂摊子,生活还要继续。

我...

嗯?天上的云像画出来的?

喔,没错哦。天空的云朵是你和我世界的唯一交集。它会移动也是停止的,所以它是我所处的画中世界和你的世界的唯一交集。

画中世界?啊,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所有动作都被神以画的形式记录下来了喔。我们不会移动,像你们世界所说的,一帧一帧的。我就是其中一帧。

我们画中世界的人是不会移动和思考的哦,就像.....一个画面......

嗯?!

不对、我不会思考。

我没有说话。别看我。

快忘掉!不要看我!

不、我是不会思考的......怎么会说话........

*&~@#—+


——“哇,天上的云好像画出来的。”

Light with dark rose.

我是一束光。


您知道,光在某种意义上是永生的。我们自从存在于这个宇宙,便知道自己是什么与自己的意义——一束光,在各种地方笔直地穿行或被反射、吸收。


我们不为生命体所知道的是,我们不仅有意识,且可以携带着信息随意穿越到未来或过去。


我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我的消亡的故事。


那天我遇见一个血红眸子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他长得好看极了,像是做工精致的洋娃娃,神色也如洋娃娃般空洞。我在他金色的长睫上逗留,随着他缓慢眨眼的频率跃动着,然后掉落进他的瞳孔,沉淀在玻璃体当中,又随一滴泪水滚落出他的眼睛。


他道:“小优。”


我不知小优是谁。我猜测许是他的爱人、朋友或者青梅竹马...

其实如果不是沃伊我就不会结识那么多的人,但是在我认识的人里果然还是你陪我时间最长、让我喜欢的时间最久吧。
认识你的时候我才小学,年少那段时间我如蝉般吵闹,一个人便把你烦得不行。你也对我说过很多不喜欢我的话,但是我还是死皮赖脸的缠上来了xd现在想想当时没放弃真是太好了!!
之后你也接受我了!然后发现你其实超级可爱,还是大佬x。还是什么事都给我说的类型,有一种被信任的幸福感!
(虽然你老是让我吃屁但是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我们也分开过一段时间,但是最后我发现还是你最好了。
我和你的过去有太多的遗憾,请让我用以后的日子来弥补。
我对你有太多的感谢,请让我用以后的日子来诉说。
我对你有太多的喜欢,请让我用以后...

他的眸是早春荆棘中绽出的嫩叶,他的发是乌鹃的首羽,他的皮肤是黑蜂酿出最好的蜜,他的唇是五月柑桔鲜嫩的颜色。他是子夜的皎洁月华、如沸繁星,是黎明的曙光、黄昏时烧的旺盛的云,是无月夜晚的火塘。他生于淤泥、长成翩翩少年,遍身都是薰衣草花苞里的阳光味道。他是一个举手投足间都有火花四溅的少年呀。

【米优】父亲

死亡是没有未来的过去。是畸形的爱恋和终结的希望。


我在一个雨夜被父亲捡回来。彼时他正在细雨下看着一座墓碑发呆,我在一颗槐树下发出细微的啼哭声,撕破雨幕进入他寂静的世界。

他向来是沉默的——不像是其他父亲的谆谆教导,或是板着一张脸沉默,他只是不说话,眉眼间带着沧桑与淡漠。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也不似其他孩子样好奇,但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他我的母亲在哪里这样奇怪的问题。他却笑了:

“…你没有母亲。你还有一个父亲。”

他笑得僵硬而温和,温柔融化了眉眼间的冰霜。我在那之前从未见过他笑,但他笑起来确实是极为好看的。我那一刻有些怀疑,怀疑他不是那种心底一片荒芜的吸血鬼——也许他的心底是一片春野。只...

不公平和意难平

©  | Powered by LOFTER